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的发展仍然处于“工具”阶段。目前相关的内容数量并不多,因为缔造魔法的艺术工作者才刚刚拿到创作这种体验的工具。苹果不久前发布了 ARKit,而这项技术将于今年秋季伴随 iPhone 8 和 iOS 11 一同登陆大众市场。Snapchat 滤镜和《Pokemon Go》是最为著名的 AR 应用。与此同时,移动 VR 领域主要由谷歌 Cardboard 和三星 Gear VR 等早期系统所主导(占据消费者版 VR 设备的 75%),而其中的主要内容是低分辨率的 360 度视频。

在这些限制下,艺术工作室正在使用手上的工具来创作引人入胜的体验,向我们预示着一个增强的数字世界。由主要好莱坞工作室和顶级科技公司成立的非营利性组织 The VR Society 最近为苏富比纽约带来了 The Art of VR。在为期两天的活动中,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演示、体验和娱乐展览。苏富比纽约是酋长和大亨们豪掷千金追逐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 2D 艺术的场地,而 The VR Society 在这里呈现了一场 3D 艺术盛宴。不过商业应用,包括基于《异形》和《蜘蛛侠》的 VR 体验却没有想象中令人兴奋。大型媒体公司投资新媒介是一个好现象,但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艺术,VR 是他们最重要的资产的延伸。顺便说一句,电影系列为虚拟现实带来的价值不可忽视。人们在这种体验中知道该做什么。

内容工作室 The Virtual Reality Company(VRC)成立于 2014 年,创始人包括两次奥斯卡奖得主罗伯特·斯托姆伯格,他在去年曾为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创新实验室执导了《火星救援》VR 体验。VRC 最新的作品是动画短片《Raising A Rukus》,其讲述了一对兄妹和狗狗 Rukus 的冒险故事。斯托姆伯格表示:“我们正处于解锁新媒介力量的早期阶段。这跟我当时在负责《阿凡达》的经历类似。VRC 正不断进行创新、测试和推动 VR 的艺术性、故事叙述和技术性潜能。”另外,VRC 最近宣布与 IMAX 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Raising A Rukus》将登陆美国洛杉矶和纽约市的 IMAX VR 中心。

或许最为有趣的作品是 2D 艺术家通过新媒介来数字增强他们的物理作品。比如说下面这张图片,VR 艺术工作者森卡正举起她的平板电脑,并释放了隐藏的数字角色。

简·汉米尔的 VR 作品“Wavering Calm”可让你行走在她的画作之中

简·拉法基·汉米尔(Jane Lafarge Hamill)最为人熟知是抽象派油画。她最近正在踏足虚拟现实,不是为了金钱,也不是为了推广或名气。汉米尔说:“我只是想步入其中一张画作中。”这种“步入”甚至在戴上头显前便已经开始。首先面对着房间那头的物理画作,然后戴上头显,这时你便会看到相同大小的相同作品。“观众先从真实对象开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在戴上头显和看到拟象之前先看到真实的画作是一个微妙但内在的部分。体验的基础扎根于现实之中。”接下来,观众便可以自己行走在画作之中,而作品将在你周围解构。

汉米尔的一位朋友给她上了一堂关于 Unity 的速成班。“这是一条艰难的学习道路,而我只是触及了皮毛而已。”这告诉了我们两件事情:首先,即便你只拥有一个美术文凭,你也可以在 Unity 中创建出有意义的内容;第二,最重要的是像汉米尔这样的艺术家将会改变对新媒介的看法。

Blortasia,一个抽象虚拟世界

凯文·玛可(Kevin Mack)是一名艺术工作者和视觉特效先驱,他曾凭借《美梦成真》的特效赢得了奥斯卡。玛克在数十年来一直在孕育沉浸式虚拟现实艺术体验。在苏富比,他展出了一个持续发展的 VR 世界“Blortasia”,其中用户将能漂浮或穿梭在一个熔岩灯风格的环境中。这个体验十分迷幻,放松,但又令人迷失方向。“虚拟现实作为艺术形式的潜能令人难以置信。我一直憧憬于通过技术来把人们传送至想象以外的空间和体验之中。虚拟现实正在把我终生的梦想变成现实。”

画廊中的虚拟现实画廊展出了数个展品。值得注意的是,阿波罗博物馆和哈罗德·劳埃德立体博物馆都是通过林登实验室最新的 VR 平台 Sansar 所创建。林登实验室已经开发了一个 3D 版本的《第二人生》,其产品副总监比尔恩·劳林(Bjorn Laurin)表示,Sansar 将成为 VR 中的 WordPress。借助这个简单的世界构建工具和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创建属于自己的 VR 世界。在 Appolo 博物馆中,全息版本的巴兹·奥尔德林(美国登月宇航员)将首先迎接游客的到来,而观众可以行走在全尺寸的土星 5 号运载火箭模型上。默片传奇哈罗德·劳埃德沉迷于立体摄影,并曾为名人和活动拍摄过数千张 3D 图片,比如玛丽莲·梦露和迪士尼乐园的首次开园。劳埃德的图片和其他收藏品都收录在这座 VR 博物馆中,而置身其中的你会感觉这就像一座真正的建筑物。

LOOT Interactive 通过林登实验室的 Sansar VR 平台创建了阿波罗 VR 博物馆

VR 和 AR 艺术不仅局限于画廊,其最终将会集成至我们日常所见的大多数事物中,比如广告、体育和医药。即便是最古老艺术之一的剧场,它们也正在拥抱这种新媒介。英国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最近制作了《暴风雨》,其中一名台下演员通过动捕套装饰演一名数字版本的普洛斯彼罗。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 Arena Stage 于上周宣布帕蒂·兰赫尔(Patty Rangel)成为最近进驻的艺术家。兰赫尔拥有美国加州艺术学院的剧场制作(设计与制作)艺术硕士学位,同时也是美国奇点大学 GSP 项目的校友。兰赫尔在未来几个月内将留在 Arena Stage,并为剧场制作的各个方面注入新技术:设计、照明、故事发展甚至是演出。

The VR Society 的董事长吉姆·查宾(Jim Chabin)表示:“(苏富比活动的)参加者和客人的反馈意见非常积极。我们最小的客人是 5 岁,最老的客人则是 97 岁。我们看到了许多学生和年轻人出席,而我们欣赏的艺术家已经在努力开展下一个 VR 和 AR 项目。这是一个快速进行的对话。我们明年将再次举办这个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