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艺术与文化实验室使用人工智能重新创作了奥地利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被烧毁的画作《哲学》、《医学》和《法学》。

这三幅画作是克里姆特在 1894 年受维也纳大学的委托而创作的,因激进的主题与取材而在当时遭到了排山倒海般的批判。11 年后,克里姆特在富有的赞助人的帮助下买回了这三幅画,并将其转为私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它们落入了纳粹的手中,并被带到了下奥地利伊曼多夫城堡,而这座城堡在战争结束前几天被撤退的军队纵火焚烧,三幅画作以及克里姆特的其他作品都被烧毁。

一个人工神经网络根据留存下来的草图和黑白照片创作了这三幅画。谷歌艺术与文化实验室的 AI 研究员埃米尔·沃纳(Emil Wallner)用克里姆特的绘画训练了这个人工神经网络,并让其学习、模仿克里姆特的色彩。

当然,这离不开克里姆特专家的帮助:奥地利丽城博物馆馆长弗兰兹·斯莫拉(Franz Smola)博士从报纸报道、展览目录和信件中收集了关于这三幅画作的所有历史描述,搞清了克里姆特如何为绘画着色。然后,根据斯莫拉博士的研究,该人工神经网络对这些图像的彩色进行了重建。

这不是人类第一次使用人工智能重新创作经典画作。此前,研究人员用人工神经网络重新创作了伦勃朗的画作《夜巡》。《夜巡》于 1624 年画成,1715 年移至当时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厅,由于两扇门之间的墙壁面积过小,这幅画的边缘被荒谬地裁掉了。借助 AI,研究人员将其恢复到了伦勃朗最初画出的样子。

毕加索蓝色时期的画作《老吉他手》也被用 AI 处理过。在这幅画中,隐约可见一个幽灵般的女人的脸;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安东尼·波拉奇(Anthony Bourached)和乔治·坎恩(George Cann)使用神经网络重制了这幅被隐藏的画作,从而将次要的内部艺术作品置于主要的外部来呈现,从而拓展了对艺术家意图、错误和沉思的理解。

利用 AI 来重新创作这些经典画作,不仅能弥补岁月造成的缺憾,还有助于拓展对艺术家创作过程的洞察和对他们的创作方法的解构和理解。不仅能拓展艺术批评的方法,AI 还能进而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艺术创作乃至人类的创造性。

事实上,伦勃朗 AI、毕加索 AI 和克里姆特 AI 等艺术家 AI 经过进一步的训练,甚至能创作出符合他们风格的新作品。这无疑将为艺术创作带来变革。事实上,已有不少艺术家、AI 科学家在同 AI 合作进行艺术创作,如伊恩·程(Ian Cheng)、珍娜·苏特拉(Jenna Sutela)和希朵·史戴尔(hito steyerl)等。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用生成对抗网络 Eerie AI 输出的肖像《爱德蒙-贝拉米》(Edmond de Belamy)甚至进入了消费市场。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除了 AI 重制,克里姆特的作品还在 VR、AR 媒介上被多次重制。VR 艺术家和设计师 Estella Tse 曾根据他 1908 年的画作《吻》创作了 VR 画作《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吻>》。科技公司 Cuseum 基于他 1909 年为布鲁塞尔斯托克莱特公寓的餐厅创作的壁画《生命之树》,制作了一款 AR 应用,让人们在增强现实中观赏这幅传世名作。这与他的作品作为 20 世纪初现代主义艺术体现了一种创新的感觉有关。

克里姆特的 AI 实验是谷歌在线回顾活动“克里姆特 vs.克里姆特-矛盾的人”(Klimt vs. Klimt – The Man of Contradictions)的一部分,该活动收集了 120 多篇文章、一次虚拟巡演和以超高分辨率扫描的 60 幅杰作。通过具有 AR 功能的谷歌艺术与文化应用程序,智能手机用户可以将这些画作的图像投影到自家的四壁上,近距离观赏。【本文最初发布于反讽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