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被赋予特定理念的“宇宙”,朱嘉明教授在《“元宇宙”和“后人类社会”》一文中分享的观点值得重温。他写道:“当人类将自己的价值观念、人文思想、技术工具、经济模式和‘宇宙’认知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被赋予特定理念的‘宇宙’就成为了‘元宇宙’。”基于此,他认为,“元宇宙”经历了三个基本历史阶段:以文学、艺术、宗教为载体的古典形态的“元宇宙”;以科幻和电子游戏形态为载体的新古典“元宇宙”;以“非中心化”游戏为载体的高度智能化形态的“元宇宙”。

朱嘉明从人类宇宙观的发展史来看待元宇宙。按照他的描述,元宇宙意味着人类随技术的发展而来的对宇宙渐变渐强的想象性感知和基于此所构建的不断拓展的存在维度,以及个人不断创新的自我(包括作为自我的可能性实现形态的生物人、电子人、数字人、虚拟人、信息人)。由此,我们便能得出一个结论:所谓元宇宙乃是人类对宇宙的可能性形态的重新描述,而人类对元宇宙的构建,实质上是对人类存在其中的宇宙的创造的模仿。

世界曾是一本书,一部电影,一个电子游戏,现在它是一个元宇宙。诚如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所言,世界历史就是隐喻的历史。【数字叙事 维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