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 等沉浸式媒介在教育领域的应用近几年产生了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范例。如 VR 应用程序《History Maker VR》让学生选择一个历史人物,定制独特的场景,然后以这个人物为角色或者说化身形象发表演讲。再如《比尔·奈 VR 科学套件》让孩子们在虚拟现实的实验室中跟科学家学习动手实验,博物学家戴维·阿滕伯勒带来的动物史互动 VR 体验《Hold the World》让学习者身临其境地感受动物的起源和演变。

但新媒介未来能否在课堂教学上得到更广泛的采用,从而以更新颖、有效的方式改进教学,师范教育应先行。这方面,美国伊萨卡学院走在了前列,并提供了经验。

近年来,该学院助理教授克里斯汀·海文斯-哈费尔(Christine Havens-Hafer)一直在指导她的学生利用 VR 媒介,学习设计旨在帮助他们未来的学生与概念和空间建立更深入、更真实的联系的课程。

他们设计的课程让人对课堂教学的改革充满期待。例如:一对学生使用虚拟环境来上关于掠食性动物的科学课。通过 Oculus Quest 头显,学生们可在导游的引导下游览沿途的风景,并停下来讨论有关动物的事实。学生们也有机会在虚拟现实的环境中回答和提问。

另一对学生使用免费的 VR 体验《安妮·弗兰克之家》(Anne Frank House),把他们的班级带到纳粹占领阿姆斯特丹期间安妮·弗兰克和她的家人的藏身之处。通过头显,学生们可以在空间里移动,同时了解每个房间的用途、住在房间里的人,以及家庭如何应对来自外部世界的危险入侵等信息。

“越来越多的学校在技术上投资,特别是在远程教学的需要提升的情况下。”海文斯-哈费尔说。“VR 课堂可以为各种学习者提供相应的教学。学习如何将 VR 融入到他们未来的课堂中,对我的学生来说是有价值的培训,这一领域将继续增长,也将使他们在教育领域更有市场。”

海文斯-哈费尔的 VR 课堂是在该校“科技教学与学习”项目的数字媒体协调员贝基·莱恩(Becky Lane)的帮助下创建的。莱恩的学生支持人员,21 岁的 Catherine Fiore 和 22 岁的 Brianna Mutsindashyaka,协助引导学生使用新技术来创建新的世界,并利用好互动体验。

“社交 VR 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学习环境,尤其是在这个远程学习的时代。它不仅是一种将你带到你从未去过的地方的媒介,而且是一种你可以在社交疏远时期以替代的方式进行连接的空间。人们可以在实体空间中与他人互动,并感受到在 2D 环境中无法感受到的联系。”莱恩说。

海文斯-哈费尔的虚拟教室就是一个使用 VR 技术帮助学生在在线课程中感受到联系的较完美的例子。对伊萨卡学院校园的模拟让课堂更像是一个社区。

海文斯-哈费尔、莱恩、Fiore 和 Mutsindashyaka 与学生一起创建的体验是新颖而引人注目的。最近在“学习研究网络 2020”(Learning Research Network 2020)大会上,这四位教育工作者发表了演讲,并与该领域的其他领导者分享了他们的做法和想法。

“由于我与贝基·莱恩和她的团队进行了广泛的合作,我能够深思熟虑地解决课堂上的技术问题,并教我的学生如何让这成为他们未来课堂的一部分。”海文斯-哈费尔说。

除了伊萨卡学院面向师范生的 VR 课堂,美国福赛大学做法也值得我们借鉴。这所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私立大学与 VR 软件公司 Doghead Simulations 合作,在其教室和在线平台中整合 VR 协作和教育工具 rumii VR,以构建有沉浸式社交环境的在线课堂

在国内,梦想人科技推出的AR 生物课堂颇值得关注。该公司正与济南出版社合作,融合优质内容和先进技术,针对 K12 阶段的教学需求开发 AR(增强现实)生物课程。他们还将帮助学校构建基于 ISLI 国家标准的 AR 和 VR 生物学教育资源平台。【数字叙事 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