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VR 艺术家阿里·埃斯拉米(Ali Eslami)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里,戴上 VR 头显,你就会立刻被传送到另一个世界。你开始穿越一个陌生的空间,低头看到自己蓝色的双手,惊慌地抬起双腿,试图避免被根本不存在的虚拟台阶绊倒。你向前滑过隧道,然后向上漂浮,穿过广阔的景观,周围是巨大的绿色山脉和闪闪发光的瀑布。

这是他的新项目《假镜》(False Mirror)中众多区域之一,名为“圣山”,一个让我们离开现实生活和身体而完全沉浸其中的虚拟世界。

2017 年,阿里对反乌托邦的未来进行了很多思考,想知道人类是否能生活在一个《黑客帝国》式的空间里。他设想这些虚拟世界是什么样子,以及我们如何生活在其中,而《假镜》是他探索这些问题的一种方式。

他从零开始创建一个虚拟世界,旨在包含一些功能和可能性,让真实的人可以在其中生活。它起初只是一个房间,后来逐渐发展到包含了住宅及其楼层、公园和人物的世界。

在《假镜》中,阿里想象了“一个不断成长和重塑自身的可能的未来”。他以前也做过更短期、目标更确定的项目,但这次不同。“我想有一个我可以一直做的项目,它可以随着我的生活一起发展,它可以一直扩展。”他说,“为了通过它来探索生活,必须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对阿里来说,这个最初是玩耍和实验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不断扩张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生活气息。

作为游戏爱好者,成年后,阿里加入了“Modding”社区,该社区由那些想要对知名游戏做出自己改变的人组成。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在游戏中设计自己的地图或空间,根据自己的游戏方式制定规则。作为一个超级足球迷,阿里虚拟重建了他的家乡伊朗体育场,并将其插入到足球游戏《实况足球》中,他使用照片作为设计的参考。

《假镜》是一种推测性的测试,而不是一款游戏。阿里说:“它是为居住而设计的空间和身体的集合,用来探索我们是否能过上虚拟生活。”在这个项目中,阿里提出了一些哲学问题,比如,什么构成了一个人的身份?因为他想测试人们是否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一辈子,他必须考虑他们真正需要什么才能成为“人”,而决定一个人是谁的关键因素是他们的过去,或者说他们的记忆。

记忆在《假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在项目中一个被称为“擒纵室”的怪异的空间里。房间的每一个表面都覆盖着瓷砖,用户手握一个球,每当球击中瓷砖时,就会播放“记忆”的声音。这些声音说着“再见”、“我爱你”或“这只是一场梦”。还有一些是人们大笑或哭泣的声音。阿里随机从 YouTube 视频和播客中记录每一个“记忆”。就其本身而言,它们是抽象的声音,但在这个房间里,它们很容易成为一个人过去的片段。

从理论上讲,如果一个人在“假镜”中长大,这些随机的记忆就会被植入他们的大脑,让他们觉得自己在现实世界中过着充实而忙碌的生活。包含记忆会使用户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真实的感觉。阿里还创造了一些角色来模拟这个世界可能会寻找一个人在里面生活。

目前,该项目有两个角色,一个是类人的人物 Alless,另一个是手有树枝和根的漂浮生物 Lena。无论 Lena 走到哪里,都会留下悬浮的石头,这应该是她的记忆。Alless 随身带着一个胡佛,检查它吸进管子里的所有东西,分析和定义它们。在阿里最近发布的一段视频中 Alless 和 Lena 相识了。作为完全不同类型的存在,Alless 最初无法看到 Lena,但他可以看到她留下的记忆,随着 Lena 逐渐变得对他可见,他会清空这些记忆。

角色的人文特质和互动会让我们在观看时感觉更熟悉这个世界,而音效在体验中的作用让公园看起来更真实。阿里与一位声音设计师合作,让每一点声音都恰到好处:从你在擒纵室里听到的类似自觉性反应的窃窃私语,到挂在绳套上的椅子发出的令人不舒服的吱吱声。在你的旅途中会有背景音乐。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感官体验,这意味着你可以冥想去探索。

阿里在播客《VR 之声》上表示,他惊讶于自己在《假镜》中创建的一些空间居然可以以与现实生活中相似的方式发挥作用。坐着或在虚拟公园里闲逛,没有目的,没有活动,没有目标,你可以像在真实公园中那样放松和随想。

他说道:“游戏世界让我感到非常沮丧,因为人们认为每款游戏都需要有一个目标,如果没有目标,人们就会觉得游戏是未完成的。”因此,《假镜》远非一款游戏,没有提供太多的交互,当它提供交互时,通常会在其中为用户提供体验,而不是目标。

探索这个快速成长的开放世界,在地上弹跳记忆球,在空中种植花朵,这是一种平静、冥想的体验,能感觉真正自由。没有人在身边,这是一个让用户与无生命的物体联系并生活在其中的机会,这是阿里小时候喜欢做的事情。

“我对空间和物体很着迷。我可以拿着钥匙链连续几个小时,只是享受它发出的愚蠢的声音。”他说。“我在很多方面都嫉妒孩子。我认为成年后我们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在 VR 中,在《假镜》中,我又找到了那个空间。”【数字叙事 编译:泽诺;原文来源:Wepres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