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艺术一窍不通的人也能成为一个艺术家。哥本哈根的土木设计工程师 Saurabh Datta 开发的一款机器人系统,说是可以让一个开渣土车的司机弹出肖邦的忧伤情绪,画出达利的梦魇。这个名为“Forced Finger(强力手指)”的智能机器人由一套程序和一个手套式的设备构成,让被选定的人成为“机器人之手”。

柏拉图写道,诗人是缪斯之手。这一比喻在以博尔赫斯、纳博科夫和德里达为代表的解构时代,成了不懂“游戏规则”的作家、艺术家的标签。如今,Datta 又创造了一个相似的标签——“机器人之手”。历史是隐喻的演变,神在向机器人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