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真要进入好莱坞么?如果是真的,电影圈的玩法又会是怎样的呢?

克服技术难题

三星要发大招了。考虑到它家有成百上千万的智能机用户,三星决定自己聘请好莱坞制作人来发展“娱乐事业” Milk VR 服务,通过研发 Gear VR 虚拟现实设备,让使用 Galaxy Note 4 的用户也能体验虚拟现实的快感。

“我们不想走 3D 电视的老路,相反,我们制作 Milk VR 的意义就在于为人们建立一种日常习惯:人们每天下班或放学后都能戴上 Gear VR 20 分钟。而设备上也会每天都有新内容。我们想要建立这样一个生态圈,并从中期待大家能在 VR 上与我们抱有相同的看法——一个新的平台。”

《行尸走肉》的制作团队 Skybound 也将在 VR 平台上带来一部原创恐怖片,预期明年上映。

“在这种条件下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反而更加艰难,”Skybound 的制作人 David Alpert 表示,“利用 VR,原本的拍摄经验已经不再适用。”

导演过四部《速度与激情》的导演林诣彬,与 Caviar 公司的 COO Todd Makurath 以及拍美国队长的 Russo 兄弟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拍摄各种形式的广告,这或将在谷歌 I/O 大会上播出。而引人遐思的是,去年谷歌的高度机密研发部门曾邀请林诣彬及 Todd Makurath 到实验室参观。(如果说只是去喝杯咖啡,我可不相信。)

shzuzix20150529hlw06

Makurath 表示,林诣彬看过皮克斯的动画电影后曾说,他更倾向于拍摄大场景的动作电影。谷歌曾让林诣彬开设的 Bullitt 电影公司制作一些短片,但后者希望能利用 VR 摄像机创造 360 度无死角的拍摄模式。

创造一门电影的新语言

虚拟现实电影的难点在此:你要怎样拍一部让观众可以环顾任意方位的电影?

Alpert 也认为这个问题很棘手。“以前,如果不想让观众看到房间里的某个东西,只要不让它入镜就好了。但是在虚拟现实里,我没办法掌控观众要看什么地方。这个挑战是 VR 首先要解决的,这也是和线性叙事的电影结构相矛盾的。”

确实,电影从业者花了大概一个世纪的时间让观众理解电影的语言。蒙太奇、特写、定格、降格、进接,这些在电影界被用得得心应手的拍摄手法在虚拟现实里完全无法起作用。

Saschka Unseld 是皮克斯的一名前员工,目前在 Oculus 的 Story Studio 工作。他认为要把虚拟现实背景下的电影语言视作电影界的新产物毫不为过,但想要发展到和现在电影工业一般成熟的地步,则至少需要 20 年时间。

“有许多故事排着队等着虚拟现实技术来呈现,人们满心期待地使用之后,才知道在虚拟现实的道路上,我们依然任重道远。”Unseld 说道。

Story Studio 也在慢慢地建立起虚拟现实讲故事的逻辑。比如说,刚刚接触虚拟现实的人很容易被周遭环境所吸引,因此,设计师们会给体验者一段自由探索的时间,然后在故事开始前会提醒观众们:好戏开始啦!

工作室一条名为 Lost 的最新片子便是个很好的例子。TechCrunch 称画面太美太沉浸,“如果不跟着片子里的萤火虫,你很容易就会在‘故事’里迷路。”

Marukath 也表示,如果你只看着某个固定方向,很容易就错过剧情了。Bullitt 公司目前正在尝试做一部虚拟现实动作片,虽然能够在视野中央看到全景,但要想同时关注不同房间里的对话,那是不可能的。

shzuzix20150529hlw02

无法回避的困惑

为了把故事讲好,其实还有很多的问题亟待解决:比如虚拟现实到现在还缺乏一个统一的硬件标准,也没有任何的控制标准。而像 Bullitt 的 VR 电影公司实际上还是以全范围角度拍摄的,所以既可以用虚拟头盔来看,也能够在传统平台上观看。

但好莱坞真能成为虚拟现实内容的重要来源么?

“消费者可能会对此心存疑虑,这将成为其中的一个风险。但培养用户的习惯,对于未来是一个能引起巨大改变的事情。在短期内,我们便能让前期的付出有所回报。美国有 1300 万人,而每个 13 岁以上的用户都会体验过这项技术。它产生的影响不会只局限在商业层面的。”

(作者:奕欣)